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消防现场>战术研讨

刘赋德:信息化条件下“实战型”全勤指挥部建设探析

2014-11-27 15:37

来源:总队   作者:刘赋德 新浪微博分享 转帖到开心网 分享到网易微博 0人参与

   习近平主席明确指出“现代战争需要高效指挥体制”。随着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作战指挥领域正在发生革命性变化。把实战指挥能力作为战斗力提升的“突破口”,是战斗力生成的内在规律和客观要求。全勤指挥部是消防部队的作战指挥机构,是整个灭火救援作战体系的核心和关键,必须加快信息化条件下“实战型”全勤指挥部建设,以指挥理念、方式、手段的转变,指挥模式、机制、体系的创新完善,指挥处置程序的规范专业,催生新的战斗力,为打赢现代消防灭火救援实战嵌入制胜基因。

  一、深刻认识全勤指挥部面临的形势和挑战

  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消防安全致灾因素持续增多,灭火救援指挥处置难度不断加大,全勤指挥部工作形势之严峻前所未有。

  (一)灭火作战指挥面临新考验。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仍处于火灾频发的高危期,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大量使用,导致火灾扑救难度和风险激增。尤其是特大城市、大城市人员密集,高层、地下建筑和大型商业综合体结构复杂,大型石化企业纷纷上马投产,地铁、轻轨和长隧道、特长隧道等工程设施“井喷式”建成通车,建筑工地、“三边”工程、“三合一”场所、寺庙、村寨等耐火等级低,极易引发群死群伤和重特大火灾事故,灭火指挥难度大、风险高、责任重。近年发生的大连中石油油库爆炸火灾、上海胶州路高层住宅火灾、四川泸州摩尔商城爆炸燃烧事故、深圳荣健农批水果市场火灾、云南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火灾、广东韶关京港澳高速宝林山隧道炸药运输车追尾火灾等,无一不具有“参战力量多、扑救时间长、处置难度大、安全风险高”等突出显著特点,打大仗、打恶仗、打硬仗成为全勤指挥部时刻面临的新考验。

  (二)应急救援指挥面临新挑战。近年,全球气候变化和地质运动处于新的活跃期,地震、台风、洪涝、泥石流、暴雨、干旱等自然灾害和化工、交通、垮塌、危化品泄漏等事故灾难频繁发生,大跨度大空间、超高层超体量及地下建筑、大型石油炼化设备及存储罐区等高危高难抢险救援呈上升趋势,“5.12”汶川特大地震、08年雨雪冰冻灾害、“4.14”青海玉树地震、“8.8”甘肃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以及“4.20”芦山强烈地震等大型自然灾害接连爆发,观光缆车高空滞停、驴友野外走失遇险等事故时有发生,消防应急救援承受着巨大压力。如何破解高原、高寒、高空激流等极端户外条件和垮塌、高温、爆炸、中毒等高危作业环境救援难题,不断提高指挥的专业性、针对性和有效性,最大限度提高救援的成功率和安全性,成为全勤指挥部必须应对的新挑战。

  (三)安保维稳指挥面临新要求。随着综合国力增强和国际地位提升,奥运会、APEC会议、财富全球论坛、亚信峰会和G20会议等一系列区域性、全球性高端会议、论坛相继或即将在我国举办,如何优化勤务指挥模式,确保重大活动的消防安全,成为全勤指挥部不断探索的新课题。同时,消防部队越来越频繁地参与维稳处突行动,亟待克服装备不专业、经验不丰富、安全受威胁等现实难题,做到既坚决完成政治任务、又坚决确保自身安全,是全勤指挥部必须贯彻落实的新要求。

  二、切实找准全勤指挥部存在的弱项和短板

  对照战斗力标准“照镜子”,认真分析并找准当前全勤指挥部存在的沉疴顽疾,是提升实战指挥能力的前提。

  (一)思维观念僵化守旧。当前一些同志无论是思维习惯,还是知识结构,都与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灭火救援战斗的要求不相适应。有的习惯于按套路抓、按惯例干,认为空谈信息化不如抓具体工作实在,对抓指挥能力转型缺少压力和动力。有的知识更新不够,对信息主导、体系作战、联合制胜等前沿军事理论知之不多、研究不深,应对长时间恶战、重特大灾害等高难度指挥准备不足。

  (二)软硬设施建设滞后。近几年,各级消防部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加强信息化建设,但“投入-产出”比总体不高,和解放军、公安机关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例如:缺少高精尖装备,部分设备性能不高,日常维护保养不到位,加之网络带宽相对不足,一定程度上影响系统运行的稳定性和流畅性,在极端环境、恶劣条件下保障应急通信的可靠性不够;个别单位之间通信设备的型号不匹配,无法互联无通;应用系统智能化程度低,使用操作较为繁琐;消防部队与重庆时时彩应急部门、社会应急单位的信息数据未实现“多库融合”,应急体系内存在资源访问“壁垒”,客观上形成“信息孤岛”;此外,还存在各类基础信息采集不准确、不完整、不鲜活、不规范等现象,原始数据资源的可利用率不高。

  (三)能力素质不相适应。信息化时代呼唤高素质的指挥员。近年,消防部队招录高学历官兵比例在逐年升高,干部中的研究生越来越多,士兵中也不乏本科生,但“文凭不代表水平、学历不代表能力”,据调查分析,35%的官兵能力与现岗位不相适应,参与全勤指挥部值班的人员中,指挥专业、信息专业特别是与消防有关的多学历结构人才偏少,值班干部上岗前没有经过系统化、标准化的业务培训,对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规律研究掌握不够,科技素养较为薄弱,缺乏实践锻炼,运用现代化指挥手段不熟练,联合作战和信息化作战的指挥能力相对缺乏。

  (四)联合体制效率不高。构建一体化、跨部门、跨领域的联合指挥体系,是全勤指挥部发挥联勤指挥作用的内在要求。但实际工作中,“一头热”的现象还普遍存在,导致有配合缺融合、有连接缺效率、有形式缺效果等问题,特别是在部门联勤和军地联通方面,效率低下的问题比较突出。这些问题,既有现行体制编制的客观因素,也有主动作为不够的内在因子。一些干部把全勤指挥部和指挥中心简单地“划等号”,错误地认为战备值班就是指挥中心一家的职责,没有从联合指挥的高度,深刻认识到全勤指挥部的地位作用和自身所应承担的岗位职责。

  三、着力提升全勤指挥部实战能力和水平

  以理念现代化、研判科学化、指挥扁平化、调度模块化、处置专业化、保障长效化为重点,全力打造“实战型”全勤指挥部。

  (一)树立“现代化”的指挥理念。全勤指挥部转型,首先要突破固有思维“藩篱”,深刻洞悉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指挥手段、方式的深刻变化,树立与之相适应的现代指挥理念。树立“信息主导”理念。坚持以信息引领警务,以信息支持决策,将获取信息、研判信息作为实施指挥的基础和先导,因情定策,庙算制敌,不盲目依赖经验和感觉指挥。树立“联合制胜”理念。坚持多策并举、多警联动、多维保障的思维,充分调度联合各路力量和各类资源,集中优势兵力于关键要害,“聚沙成塔”打合成仗、打规模仗,起到“1+1>2”的效果。树立“精确打击”理念。坚持精确指挥原则,利用信息手段精确获取情报,利用信息系统精准分析研判,利用信息平台精细调度指挥,力求科学有效地配置警力、装备和物资,避免无谓的消耗和错误的投放。将精干人员、精良装备编组为“特战尖刀”、“攻坚拳头”,在救人、内攻、堵漏等关键环节发挥重要作用。树立“价值比较”理念。坚持生命至上、大局为重,对整个作战行动的生命价值、财产价值和社会价值全方位权衡利弊,合理运用进攻、撤退、防御、放弃战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不无谓地浪费警力、牺牲官兵,对无抢救价值的,应该果断放弃,把重心转移到保护周边建筑和人员安全上来。树立“思变应变”理念。坚持打有备之仗,立足实战、超前谋划、系统准备,平时加强预见性、针对性技战术研究,预先拟制多套指挥方案,预先储备多类业务资料,做到“胸有成竹”。坚持随机应变、灵活指挥,首战要落实“第一时间”原则,行动中要根据灾情变化发展,及时调整指挥方案,确保指挥的时效性。

  (二)建立“科学化”的研判机制。重大警情集体研判。遇石油化工、高层建筑、地铁隧道等重特大火灾或抢险救援时,指挥决策由集体研判决定,如意见分歧较大、处置把握性不强,则及时报请上级全勤指挥部研判决策,以规范的研判决策程序,避免出现独断、蛮断式指挥失误。科学分类超前研判。要充分研判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与灾害事故发生概率的关联性规律和地区性灾害事故特点,因地制宜、未雨绸缪、突出重点地加强相关领域灭火救援指挥准备工作。如针对成都市地铁日均载客量达50万人次、通车里程达60余公里且2020年将突破300公里的现实,结合国内外经验和本市实际进行重点研判,成功举行了国内参演力量最全、规模最大、处置情况最复杂的一次地铁突发事件处置全要素演习。再如针对超大型建筑、高层建筑火灾事故调集人员车辆多、指挥难度大等特点,通过理论评估、沙盘推演、数字模拟形成针对性研判意见后,在亚洲最大单体建筑——成都新世纪环球中心实地举行了“闪电-D”高层建筑灭火救援大型综合演习。通过分类研判,超前预演,为今后科学实施指挥积累了参考经验。借助“外脑”辅助研判。建立由灭火救援各领域专家组成的“智囊团”,处置复杂灾情时,将相关专业领域专家编入全勤指挥部,在作战筹划、决策、实施各阶段,全程进行专家团队协作研判。同时,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优势,利用灭火救援辅助系统,整合推送各类灾害事故处置规程、处置预案和人员、装备、水源、单位等信息,并逐步完善实现自动生成多套指挥方案功能,通过“人脑”加“电脑”的智慧聚集型研判,提高指挥决策的科学性。

  (三)搭建“扁平化”的指挥体系。建立“一键式”调度指挥平台。借助消防一体化指挥平台和公安部门大数据平台,完善消防重点单位、水源、重大危险源等重点部位灭火基础信息数据采集,将辖区所有力量进行编队并全部录入智能指挥系统,根据灾情等级分别制定战区网格内灾情处置预案,根据灾情完成首战力量和跨区域增援力量调配,并自动生成派警信息,科学判定灾情等级,“一键式”调派警力、车辆和器材装备,缩短出警时间,提高出警效率。实施“可视化”远程指挥决策。通过指挥视频、卫星便携站、无人机、公安天网等图像采集设备远程观测火场动态,通过智能终端实时监测车辆点位、设备工况和参战人员生理体征,实时感知获取全域、全貌、全息作战指挥情报,并在指挥平台上进行直观显示,利用“电子沙盘”对作战方案进行战术推演和部署。建设“移动式”交互指挥系统。依托现有信息平台,开发“移动交互指挥系统”,配发移动指挥终端,将各级指挥员联入“指挥网”,同步下达作战指令,实时共享消防水源、重点单位、作战预案以及现场图像视频等作战数据,实现全勤指挥部、各级指挥员之间的移动交互、共网指挥。

  (四)实行“模块化”的调度模式。消防警力模块化调度。在全省建立战区模块,根据地理区位、产业分布和作战实力,将全省21个市州划分为东、南、西、北和攀西5个战区,进行力量整合编程,遇重特大灾害事故整战区模块化调动。在各市州建立专业特勤模块,根据辖区灾害事故特点和高危单位分布,科学布点、分类建设水上、山岳、地震、化工、高层建筑、交通事故等特勤队,形成专业处置模块,配备特殊装备器材,加强针对性训练,遇特殊灾情“专业对口”模块化调度。车辆装备模块化调度。将车辆装备按照供水、供油、照明、排烟、举高、侦检、探测、充装、维修、破拆、顶撑、防护等不同实战功能,进行分类编组、按组调集;在投向上,一点着火、多点调集、多线并进。作战物资模块化调度。建立以成都为中心、以全省5个战区为分中心的“一核多极、全域覆盖”战勤保障布局,对泡沫、油料、帐篷、被装、食品、医疗救护等保障物资,以及水枪、水带、锯片、绳索等易耗器材,实行模块化储备、二维码管理和集装式调集;在投量上,充分估计灾情发展,一次性调集足够物资。

  (五)规范“专业化”的处置程序。做到规范化受理。接警台分岗设席,接警电话同步录音,接警全程边询问、边安抚、边引导,执行标准程序,使用规范语言。做到要素化问询。突出关键因素,落实“八个必问”,即:火灾发生的时间必问、地点必问、燃烧物质必问、燃烧面积必问、场所类别必问、建筑结构必问、火势蔓延速度和方向必问、有无人员伤亡被困必问。做到准确化甄别。对报警内容疑点,向同一报警人反复核实,通过多个报警人交叉印证,同时探索完善手机定位和“微终端”(彩信、微信、微博)图片视频报警,准确迅速甄别假警、错警。做到等级化响应。完善火警与应急救援分级规程,规范指挥层级,实行分级响应、分级处置。做到预案化处置。分类编制预案,明确指挥要点,严格按规程进行处置。

  (六)巩固“长效化”的保障格局。拨足经费“强基”。将全勤指挥部建设所需经费纳入总队、支队年度财政预算,予以重点保障。建立全勤指挥部装备器材配备清单,按清单配齐相关设备和装备、器材。培育人才“固本”。大力推行指挥员、接警员持证上岗制度,确保基本素质过关。落实定期轮值轮训制度,促进能力提档升级。推行干部接警制度,建立干部专司指挥调度,士官、辅警协助技术保障的合理分工机制。完善选才用才制度,选调会多种语言、明辖区情况、懂指挥理论、晓相关知识、有实战经验的复合型指挥人才到机关战训、指挥岗位锻炼,参与全勤指挥部工作。从政策、机制入手,采取晋升专业技术职务、扩大通信指挥士官队伍比例、延长服役年限等措施,保留优秀指挥骨干。借助科技“给力”。根据实战指挥需求,切实加大信息化指挥技术、指挥设备的研发和应用力度。深入探索军民融合发展,与具备资质的民企合作研发新型消防指挥装备、指挥系统,不断做强指挥技术支撑,优化信息指挥手段,提高实战指挥效率。


四川省公安消防总队主办
Copyright®2002 www.sc119.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09003834号   总访问量:人次